首页焦点资讯

广东揭阳仅部分原水轻微超标 未影响饮用水安全

2015-5-14 16:11

揭阳市自来水公司制水厂的取水口,该处水源水质已有好转

  一份“红头文件”引发了粤东舆论恐慌。

  5月11日起,一份抬头是广东揭阳自来水公司的“红头文件”――《关于水源水质受污染要求采取应急措施的请示》在网络热传,该文件内容显示,当地自来水水源近日受生产生活污水影响,水质已超三类水源标准,危及市区安全用水。还有网帖声称揭阳全市200多万人口的日常饮用自来水源已受严重污染……

  真的有“严重污染”?全市都受影响?

  揭阳市自来水公司和揭阳市环保局对原水上游15个点位的水体监测结果显示,监测水体样本中化学需氧量、溶解氧、氨氮、总磷超标,未检出六价铬,综合毒性显示低毒,可能产生味觉问题,但不影响人体健康。初步判断污染原因为近期连续干旱后突降暴雨、导致上游区域生活污水污物带到了水源区域。

  羊城晚报记者13日到揭阳实地走访,获悉此次受波及的供水区域仅为接受揭阳市自来水公司水厂服务的当地群众,共有50多万人,揭阳市中心城区的其他区域民众使用的自来水则由揭阳市第二自来水公司水厂提供,并未受污。揭阳也并未出现囤水现象。

  自来水被污染?

  原水仅微量超标  并非饮用水污染

  13日,据揭阳市自来水公司经理林常春介绍,目前,揭阳市中心城区(包括榕城区、蓝城区和空港经济区)的供水服务系由揭阳市自来水公司和揭阳市第二自来水公司提供的。其中 揭阳市自来水公司制水厂的原水源自榕江南河,揭阳市第二自来水公司制水厂的原水则取自新西河,本次被检出原水受污染的自来水公司主要服务的是榕城、空港及蓝城磐东片区50多万人。

  林常春告诉记者,揭阳市自来水公司自查发现问题是在10日夜间到11日凌晨,该水厂化验员在例行巡检过程中,突然发现原水中的氨氮、耗氧量等指标超标,于是该公司随即在11日上午就采取紧急措施予以应对,一方面及时以文件形式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另一方面在生产工艺上立即采取应急措施,针对性地增投粉末活性炭,对水体进行除臭除味,吸附水体中的有机物质,并采取原水强氧化措施,改善水处理混凝效果,确保出厂水水质在可饮用控制范围内,基本保持符合饮用水卫生标准,因此,该公司一直没有停止正常供水,以免加剧群众恐慌情绪。

  就网上盛传的“红头文件”,林常春表示,该文件是内部文件,并不适合公开的,他至今也不知道是谁将其上传至网络的,从而导致不少市民对饮用水问题产生一些误解。林常春就此解释说,当他们监测到水源水质有异常情况后,按照工作流程,必须第一时间向上级主管部门如实汇报,且事实上他们检测的水体样本只是原水,并非生产工艺处理后可供市民饮用使用的出厂水。揭阳市自来水公司以文件形式向上级报告情况纯属预防目的,不必过分解读。

  林常春再三澄清,出厂自来水的指标是多样的,本次只是其中的一项“氨氮”指标出现“微量超标”情况,这其实是不会危及人体健康的,只会稍微影响出厂水的味觉。

  为何没有停水?

  出厂水达标可饮  水源地水质改善

  那么,在收到揭阳市自来水公司上报的水源污染问题请示后,揭阳市当地政府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向市民进行通报,反而让事态在网络发酵,甚至引发各种猜想呢?

  13日下午,揭阳市环保局环境监测分局局长陈师贤对此回应称,在获悉相关情况后,相关部门就已立即启动应急处置工作,其中环保局于11日下午,会同揭阳市自来水公司对原水上游15个点位的水体进行监测,监测水体样本中的化学需氧量、溶解氧、氨氮、总磷超标,但这些污染物,综合毒性显示为低毒。 陈师贤称,由于原水的污染并不等同于出厂水的污染,在经过制水厂的处理后,揭阳市自来水公司的出厂水经检测是符合相关卫生标准的,是可以饮用的,因此“没有必要停止供水,以免引起更大的恐慌和更多误解”。

  随后,揭阳市环保局向羊城晚报记者提供了一份13日10时的榕江南河(即此次事件中的受污染水源)的地表水水质监测报告,报告显示此次污染源三洲拦河坝的水质为Ⅴ类,而引榕干渠和水厂取水点的水质均为Ⅳ类,“11日检测出污染的时候,三洲拦河坝的水质是劣Ⅴ类,这意味着取水源的各项污染指标均有所好转,水质明显改善”。

  为何出现污染?

  干旱后突降暴雨  生活污水污物多

  13日下午,揭阳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公开向社会各界称,据揭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2日晚间检测结果显示,该自来水公司水质氨氮轻微超标,可能产生味觉问题,但市民可放心使用。

  该新闻发言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揭阳市委、市政府在收到自来水公司关于水源水质受污染的请示报告后,立即启动了应急处置工作,经各相关部门现场监测发现,此次水源水质污染物主要积聚在取水河道的三洲拦河坝断面,初步判断污染原因为由于近期连续干旱后又突降暴雨,导致榕江南河上游区域的生活污水污物冲积三洲拦河坝而造成的。

  针对部分民众对“污染是否跟揭阳上游的潮州排污有关”的疑问,潮州市环保局有关科室负责人回应称,潮州市的生活排污渠道是枫江,一直以来,生活污水经严格处置流程后方排入枫江,而且枫江水是流向揭阳市境内的榕江北河河段的,而本次揭阳市受污染的水源地榕江三洲拦河坝是属于榕江南河河段的,揭阳市两个自来水公司的所有取水口都没从榕江北河河段取水,因此,揭阳市本次自来水水源水体受污染跟潮州无关。

  民众受传闻影响?

  多措施消除污染  没有恐慌性囤水

  羊城晚报记者随机在揭阳市老城区多地走访,不少超市及士多店的售货员表示,这两天,当地自来水受污染问题传得很火,加上一直没有收到任何官方发布的权威公告,所以很多人纷纷前来购买瓶装水饮用。不过,揭阳当地并未出现恐慌性囤水情况。

  为消除水源污染工作,揭阳当地从龙颈水库、横江水库调水稀释受污染水源,提高自来水原水水质;从该市第二自来水公司应急调水,补充市自来水公司供水水量;将启动问责机制,对工作措施不落实、整治污染不力、污染企业该关停不关停、致使水质恶化的部门和地区追究行政责任,同时对沿河污染企业进行排查、关停,优先启动沿河生产污染治理项目,提高榕江上游生产生活污水处理率。

  与此同时,该市自来水公司及时采取针对性增投粉末活性炭除臭除味、吸附水体中有机物质、原水强氧化等应急措施,改善水处理混凝效果,确保出厂水水质在可控范围,符合饮用水卫生标准。此外,加大对原水、出厂水、管网水等水质检测分析,实行每两小时检测一次,随时汇报水质情况。


仪器参考

EClassical 3100高效液相色谱仪